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园林城市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北京:城市,因设计而美好宜居

2019-11-07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李洋 发表评论(0)

 今年,是北京国际设计周的第10年,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北京市“设计之都”称号的第7年。10年间,从高阁之中的曲高和寡到走入街头巷尾的寻常生活—— 

北京:城市,因设计而美好宜居

北京:城市,因设计而美好宜居

2013北京国际设计周上,市民观看艺术作品。本报记者 孙戉摄 

北京:城市,因设计而美好宜居
   

2018北京国际设计周设计博览会新物种设计展上,一款智能平衡车引起关注。本报记者 和冠欣摄

北京:城市,因设计而美好宜居

四川省青神县传统工艺设计而成的“瓷胎竹编”产品。

北京:城市,因设计而美好宜居

2017北京国际设计周上展出的德国手工玩具。本报记者 孙戉摄 

  咖啡店里,香气氤氲,咖啡师正为顾客耐心讲解着眼前这杯手冲咖啡的特色;隔壁,老字号金店的旧址已变成联合办公空间,268个工位上,满是低头忙碌的年轻人;不远处,建于上世纪20年代的劝业场里,中国国际时装周的压轴大秀正在上演……

  这里是北京坊。一幢幢融合了当代与民国风格的建筑中,惊艳,每天上演。

  “北京坊的业态内容、文化活动与北京国际设计周依存共生。”北京坊建设运营团队——北京广安集团高层说,因为北京国际设计周,国内外设计师自2011年起陆续进驻大栅栏西区,为这里尝试各种更新可能,北京坊,正是众家之长的集合。

  惊艳,不仅仅只在北京坊。

  故宫里,人们走进传世名画,触摸灿烂的中华文明;世园会中,人们徜徉在鸟语花香之中,感悟着道法自然的千年哲理;国家博物馆里,人们与人工智能创作的艺术品互动,体验着艺术与科技结合的魅力;凤凰展翅的大兴机场迎接着各方来客;首钢冷却塔旁的单板滑雪大跳台期待着冬奥会的精彩;一座座老旧厂房变成文创园,工业遗存与创意设计完美结合;一座座地铁站内,呈现着所在街区的曾经与未来……

  因为设计,一个又一个精彩的可能,在古老的北京上演。

  设计,助老城复兴

  已有500多年历史的大栅栏,距离天安门广场仅800米,是老北京著名的商业区。

  岁月侵蚀,繁华早已不在,散乱的老旧建筑中,大批低品质的商户充斥期间,售假、欺诈等事件不断发生,大栅栏已显衰落。

  早在2003年,大栅栏区域的复兴研究就已经开始。

  起初,这里计划营建大型商业综合体,以劝业场为中心,在东、西、南侧各建一个大型商业综合体。可大修大建,难以避免地会破坏老城历史风貌;而且,商业综合体风格辨识度不高,业态功能雷同,运营压力也不小……思来想去,更新改造迟迟没有动工。

  2011年,因为北京国际设计周,灵感来了。

  当年,大栅栏西区成为北京国际设计周“设计之旅”的一站,双方碰出了“火花”——利用大栅栏西区腾退出来的老房子、老院子作为设计周期间的临时展览场地,允许国内外设计师各自认领,既可以作为展示作品的舞台,也可当作设计标的。

  2013年,这一创新又升级为“大栅栏领航员”计划——通过设计征集的方式,尝试解决在区域改造过程中出现的一系列难题,形成实践试点,用创造性思维和设计面对挑战,通过示范激活,给大栅栏及内部社区带来积极的改变,推进本地居民及商家参与地区共建。

  改造老胡同、老院子,设计师们都很兴奋。很快,从“微胡同”到“微杂院”,再到“内盒院”,保护改造的创新方式不断涌现。仅2013年至2014年间,围绕着大栅栏的建筑、基础设施、手工艺和社区商业的改造计划就有28项。

  “这些新奇的想法启发了我们,更重要的是,连续几年设计活动的举办,让我们发现了一个从前未能充分重视的群体——新北京人群体,这包括已远离胡同或未在胡同中成长过的本地人,也包括因工作学习而生活在北京的人们。”广安集团相关负责人说,这个群体充满活力,每年设计周期间,他们都会大量聚集在大栅栏区域,不仅仅只是回看历史,更是要寻找今日新北京文化的气息。

  北京坊的文化定位,就此打下基础。

  通过北京坊,再看大栅栏,这里已并非简单的商业区或是旅游景点,而是中国式生活方式体验区。

  作为国内最早提倡以集群式设计进行有机更新的历史街区,北京坊沿街的8栋建筑,邀请了王世仁、朱小地、崔愷、边兰春、吴晨、齐欣、朱文一7位著名建筑设计师操刀设计。

  呈现在眼前的北京坊,“一主街、三广场、多胡同”,建筑虽有大有小、有高有低、有偏有正,各自独立,但不再散乱,彼此呼应;建筑风格上,虽有当代风,又有民国范儿,但彼此并不冲突,交融映衬,行走其中,仿佛徜徉在一个放大版胡同群中,移步换景,惊喜连连。

  中国传统艺术上讲究的“留白”,也在北京坊中应用。24小时书店、文化影院、露天美术馆以及各种文化艺术展览和学术论坛点缀着街区的空间,徜徉其间,仿佛在聆听老城与时尚的“对话”。

  前瞻性设计,独特的业态内容、活动内容、传播方式和品牌稀缺性,精准满足了各类人群的需求。

  北京坊和大栅栏,相得益彰,各自繁荣。自2017年1月开街至今,北京坊日均客流量已达两万人次,周末节假日,达到四万人次。

  还有白塔寺、法源寺、青龙胡同、朝阳门……通过植入艺术、设计、文创和展览展示等新元素,一个个传统、创意、时尚相融合的新文化街区,在老城诞生。

  设计,助工业遗存新生

  “四个中心”建设,疏解非首都功能,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城市更新过程中,腾退外迁后的闲置厂房如何应用?设计,帮助北京找到了新的可能。

  工业遗存+文化定位,利用老旧厂房发展公共文化空间,正是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的神来之笔。借助散落在城市核心区的一个个闲置厂房,曾经捉襟见肘缺少空间的小剧场、图书馆、实体书店、艺术影院、非遗展示中心正在重回城市核心区。

  北京国际设计周“设计之旅”中的一个目的地——77文创园,原本是北京胶印厂的厂房。

  北京胶印厂,是有着60余年历史的老国企。站在厂房屋顶,可以看到中国美术馆和中法大学旧址全景,远处的钟鼓楼、景山万春亭、北大红楼等地标性建筑尽收眼底。

  新世纪以来,印刷业务不断下滑、车间噪声严重超标、生产环境异味严重,胶印厂已不符合首都的功能定位。2012年初,胶印厂将胶印业务迁出,空置下来的老厂房交给了北京东方文化资产经营公司,经过设计师的努力,这里很快改造成为77文创园。老厂房外立面,通体保留着原有的红砖,影视、设计、表演等数家文创企业入驻办公。

  改造只是第一步,老厂房的新生,来自于功能的更新。

  2015年,北京市文化局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整体租赁了园区内一栋3560平方米的办公楼,将其设计改造成19个排练厅,功能多样、大小不等,委托专业运营机构运营。租金是市场价的3折到6折。这座脱胎于老厂房的北京剧目排练中心不仅为演出团体提供了排练场所,还成为一处艺术孵化基地。中心开业满三年时,排练厅使用就已经超过1万间次,为近400家文艺表演团体的500余个剧目提供排练场地,成为京城戏剧界的地标。

  798、751、郎园、莱锦、隆福寺……一个又一个工业遗存、商业遗存,正借助建筑设计、功能设计、业态设计华丽转身。

  曾停业萎靡多年的隆福大厦,今年蝶变为文创地标。木木美术馆利用原有的食堂开放了艺术社区,从雍和宫大街搬过来的half coffee&首都酒坊,每天19时,咖啡馆就会变成小酒吧……

  未来,著名的长虹影院还将变身飞行影院,故宫将在这里打造紫禁城外体验故宫文化的新基地,大英博物馆、V&A博物馆等世界知名博物馆也将把创意空间落地在这里,形成世界博物馆群落。

  曾经名冠亚洲的无线电老厂房798,变身艺术区后,今年的客流量已妥妥超过1000万人次。

  ……

  2019北京国际设计周上,组委会与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联合宣布,将在城市副中心的大片工业遗址基础上推出“张家湾设计小镇”。小镇内的设计主题园区将聚集国际顶尖设计机构和国际大师、国际新锐设计师促进设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打造城市副中心东南部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的国际高地。

  “围绕‘四个中心’的城市功能定位,疏解非首都功能,实现城市有机更新,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如何保护利用好老旧厂房。”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副主任董殿毅介绍,根据初步调研的数据,全市腾退老旧厂房的总占地面积超过2500万平方米,其中待保护利用的老旧厂房达1778万平方米,这意味着七成左右的老旧厂房处于待开发利用状态,这座富矿,正等待着挖掘、设计,以焕发新的生机。

  设计,让街巷胡同更宜居

  大街区是城市的“面子”,背街小巷是城市的“里子”。城市的文明程度、管理水平、市民的幸福感,大都体现在“里子”之中。

  在治理“开墙打洞”、拆除违建的同时,一个个设计团队进驻背街小巷,拿起“绣花针”,在保持胡同肌理和原有居住功能属性不变的情况下,提升胡同街巷的风貌,提升居民的生活品质。

  钟宝元,大栅栏茶儿胡同13号的老住户,现在,他是这个曾经热闹的大杂院里唯一的住户。在他的脑海中,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是最理想的胡同生活。

  可胡同狭窄,哪有那么多空间种植落地植物?

  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风景园林专业的师生来了,经过探访、设计,他们提出“月季计划”,将胡同绿色“微更新”的视角聚焦于胡同街道立面绿化,以箱式“大花盆”来种植月季再结合艺术化的攀缘装置,将灰暗杂乱的街巷立面转换为立体的月季花园。老街坊们家里的废旧泡沫箱和塑料筐也被利用起来,种上了韭菜、彩椒、莴笋、茄子、薄荷、芹菜,形态各异,惹人喜爱。

  几个月后,绿色挂进小院儿,攀上胡同两侧的灰墙,悬在秋日门廊下……老钟的理想生活实现了。

  在法源寺西砖胡同,多个四合院院落做出“镶牙式”改造。院子里各个朝向的住户,但凡愿意腾退房屋的,政府部门都会请来设计团队,将老屋改造一新并重新招商,用作社区居民可以共享的空间。

  紧邻北二环的东城区青龙胡同,则是在北京和哥本哈根两地设计师的共同努力下完成了更新,地面车位,转入地下,胡同空间里建起了转椅等设施,空间还给了居民。

  口袋公园、城市森林,一抹抹新绿,见缝插针,出现在居民的身旁,“留白增绿”,令街巷焕然一新。

  2008年以前,工人体育馆的西北侧还是一片平房,后来,为迎接北京奥运会,这里变成了简易绿地。如今,在绿化设计师的巧思布局下,一座城市森林公园已建成——这里保留了加杨、国槐、桧柏等原有大乔木9种32株;新植了银杏、元宝枫、楸树、梓树、银红槭等乔灌木21种470株,其中乡土树种占85%以上;种植崂峪苔草、委陵菜、绣球、毛茛、玉簪等地被植物和宿根花卉36种22万株盆,铺设冷季型草坪600平方米……

  广阳谷城市森林公园、大通滨河公园、萧太后河马家湾湿地公园、温榆河公园……统计显示,仅2018年,全市1683公顷腾退土地实现绿化,相当于5.8个颐和园,乡野自然的乐趣,正丰富着城市。

  10年前,北京设计产业产值为900亿元,2018年,北京设计产业产值已超过2800亿元。

  10年前,北京面临一份考卷——若要成为“设计之都”需要拥有相当规模的设计产业,拥有以设计和现代建筑为主要元素的文化景观,拥有典型的城市设计,拥有前卫的设计流派,拥有设计人员和团体,拥有各类专门的设计博览会、活动和设计展传统……如今,这些大题已难不住北京。

  十年之间,一个共识,越来越清晰——设计的本质是解决问题,与潮流和风格无关。设计不是一个摆设或一个装饰品,而是解决人类社会发展问题的方法论,是组织方法、选择方法、创造方法和评价方法的总和。

  如今,《北京“设计之都”建设发展三年行动计划》正在编制中,北京已拥有各类设计企业两万余家,设计从业人员逾25万人,首都的设计力量,正逐渐影响着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更多区域。

  可以预见,设计,将为北京,乃至全国的城市,书写出更多的精彩。
 

分享到:
编辑:liqing
有关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chla.com.cn”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chla.com.cn/"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图片新闻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客

  • ?/中国风景园林网刘庭风
  • ?/中国风景园林网王浩
  • ?/中国风景园林网王向荣
  • ?/中国风景园林网朱建宁
  • ?/中国风景园林网宋钰红
  • ?/中国风景园林网俞孔坚
  • ?/中国风景园林网包满珠
  • ?/中国风景园林网高翅
  • ?/中国风景园林网王濮信
  • ?/中国风景园林网杨辉
  • ?/中国风景园林网缘霖
  • ?/中国风景园林网曾志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CHLA.COM.CN